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6种“洋文凭”学历不被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6种“洋文凭”学历不被

时间:2020-03-23 13:3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6种“洋文凭”学历不被认证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6种“洋文凭”学历不被认证

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对国际型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大量的留学人员选择在目前的招聘旺季回到祖国。在用人单位收到的竞聘者提供的各种证书中,五花八门的“洋文凭”让人眼花缭乱,难辨真伪。昨天,记者从我国唯一一家国外学历认证机构——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获悉,近期有大量的个人到中心申请国外文凭认证,还有的用人单位人事部门把竞聘者的“洋文凭”集体送来“验明正身”后才敢相信。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希望广大单位和个人来申请国外学历、学位认证,受理范围为:

1.在国外攻读正规课程所获大学专科以上(含大专)学历、学位证书;

2.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取得的国外学位证书;

3.经省、直辖市一级教育主管部门批准的硕士学位以下(不含硕士)层次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取得的国外学历、学位证书。

除了不受理不在上述认证范围之内的“洋文凭”以外,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还明确提出由于学习效果无法用论文、成绩单等形式加以科学评估,以下6种“洋文凭”也不在学历、学位认证受理之列:

1.外语补习和攻读其他非正规课程(如短期进修)所获得的结业证书;

2.进修人员和访问学者的研究经历证明;

3.未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或批准的中外合作办学所颁发的国外学位证书;

4.未经省、直辖市一级教育主管部门批准的硕士学位以下(不含硕士)层次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取得的国外学历、学位证书;

5.函授取得的国外学历、学位证书;

6.非学术性国外荣誉称号或学位证书

谨防“克莱登” 三成“洋文凭”认证不过关

随着留学归国人员的日益增多,用人单位在收到竞聘者提供的各种证书中,五花八门的“洋文凭”让人真伪难辨,其实想要为自己的“洋文凭”取得国内认证并不难,只需向我国惟一一家国外学历认证机构——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提交申请。

90%外国大学有据可查

在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国际合作处,记者看到在三个房间里摆满了40多个国家几千所正规大学的资料。从事留学咨询工作多年的工作人员称,这里的资料都是国外权威教育机构、我国驻外使馆教育处以及各大学直接提供的,能覆盖全世界80%至90%的正规大学。

不少“洋文凭”未经认证

据悉,留学服务中心自从1999年开展国外学历认证工作以来,随着“海归派”的增多和国内用人机构对国外颁发的学历证书真伪和层次难以确认,因此主动来认证的越来越多,今年已经接到了近2000份认证申请。不过,有关工作人员认为,这一数量和每年上万名留学归国人员相比差距不小,仍有大量“洋文凭”未经认证。

“洋文凭”三成不过关

据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邵巍副主任介绍,中心每年受理的认证申请中都有25%至30%不能获得认证证书,其中的情况多种多样:极少数人编造根本不存在的国外大学文凭;有的“洋文凭”上的大学虽然存在,但申请人根本就没有在该学校上过学;更多的人是通过留学中介到国外某些大学学习或进修,但是由于这些大学的学习途径决定其学习效果无法用论文、成绩单等形式加以科学评估,因此留学服务中心对这样的“洋文凭”不受理其认证申请。

留学前应咨询学校情况

留学服务中心的有关人士提醒通过中介机构出国读书的人员,最好在出国之前就能到留学服务中心对中介机构推荐的学校进行咨询,留学服务中心能组织专家对该校的师资力量、教学效果进行评估并提供全面的评估报告,以免被“克莱登”大学蒙骗。

“洋文凭”含金量正在下降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的有关专家认为,近几年来,随着中介机构逐步增多,出国留学变得相对简单,“洋文凭”特别是国外一些一般学校的“洋文凭”的含金量不像以前那么高了,甚至出现了“假洋文凭”,因此建立相应的国外文凭认证机构是十分必要的。有关专家同时认为,国外文凭认证只能在自愿的原则下进行,因为一个人的真才实学并不是薄薄的一张纸能够承载的。

文凭·洋文凭·假洋文凭

因为《围城》里方鸿渐这个角色塑造得实在成功,所以他在法国花钱买来的那个“克莱登”大学的假文凭,就成了所有假洋文凭的代称,以至一说克莱登,就让人想起无数“方鸿渐”令人忍俊不禁的德行。

可是无论人们怎么不屑,“克莱登”从《围城》那个时代到我们眼下的时代,一直都绵延不绝,说明虽然时代在变,但在我们的脑子里,还有几个东西没变。一是我们对“洋”东西还存在一定程度的迷信,不但相信外国的教育比我们自己的教育强,所以洋文凭的含金量胜过“土文凭”,而且还相信“洋”信用比我们自己的“土”信用可靠,所以洋文凭也就比土文凭可信;二是我们和外面的世界之间,还是存在一定的隔膜,即使对洋文凭有什么怀疑,查证起来也比较困难,所以假洋文凭“闯关”成功的比例也就比土文凭更高。从《围城》时代的克莱登到现在更加五花八门的各种假洋文凭的出现,正是投机分子利用我们的这些迷信,达到他们取巧目的的卑劣手段。而这些洋假货的出现,也以另外的方式提醒我们,对“洋”的迷信,其实没有什么道理,也实在并不可靠。

现在有了进行“洋文凭”认证的服务机构,也就使那些开始对洋文凭产生怀疑却又苦于无法查证的用人单位,有了对洋文凭验明正身的途径。在“海归派”炙手可热,而洋文凭中又不乏鱼目混珠的情况下,这样的机构才会应运而生。它的出现,说明我们的用人单位已经走出了对“洋信用”的盲目迷信,一张印制精美、“N证齐全”的洋文凭,不再是在国内畅行无阻的通行证。但是,认证机构只能检验文凭的真假,却无法保证学问的薄厚。一张真的洋文凭是不是就能保证其持有者确有真才实学,还要用人单位在录用、使用的过程中去逐渐把握。这样的过程显然比对文凭真假的鉴别更有意义,却也更加困难,因为它首先需要我们打破对洋教育的盲目信任,秉持客观、公平的态度和标准,对“土”、“洋”两种人才进行同样的评价和使用。而目前做到这一点显然并不容易,用人单位热衷于对洋文凭进行认证,本身已经说明对真洋文凭的高度认同。

对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在一段时间里对各种“洋”东西有一点盲从、有一点迷信并不奇怪,也并不可怕。在中国对外更加开放的今天,“洋”东西会来得更多,给我们带来冲击的同时,也带来更多促进我们社会变革的新的基因和活力。同时,“洋”东西也将在我们的土地上接受检验,真的、好的、适合的,将被我们的社会所接纳;假的、坏的、不适合的,则将被我们社会肌体的“排异”机能所摈弃。现在,假洋文凭已经被查处,下一步,真洋文凭也将不再是畅行无阻的敲门砖,真才实学是惟一可靠的资本。

《北京青年报》2001-12-05